用户登陆  帐号 密码 热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建筑图鉴 >> 园林景观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

澳大利亚城市丛林景观

导读:公共区域的设计景观不应当被认为是传统意义上的花园。虽然这些公共景观是创造出来的艺术作品,需要养护,但连续的、集中的栽培管理措施是不需要的。在这些地方,自然进程被有目的地重复着,以代替和减少集中的园艺工作。他们主张自然应当被呵护,并与之一起生活,而不是去消灭它、控制它。

    80%的澳大利亚人居住在城市中,据估计,由于人类 的居住需求、工业发展、交通运输和农事耕作,澳 大利亚东部温带地区约有90%的乡土植被遭到破坏和 干扰,桉树林尤其脆弱。单从不断发展的人类文明的 利益来看,这一过程似乎是合理的。

    设计师将注意力集中于地方性的更小规模的景观,采 用的景观元素构成了空间变化、空间过渡和视线焦点。 他们提出要将设计景观作为一个联系的纽带,鼓励人 们去关注更深层的景观价值和品质——景观内在特征所具有的价值和美感。

    澳大利亚绝大多数的设计景观是从砍伐天然植被的过 程中产生的,这些形式中,重建了波状起伏的几何式景观或平面对称式的经典园林景观。这些景观强调水 的作用,展示了引人注目的外来标本乔木、灌木和花坛。在澳大利亚,设计景观沿袭了传统的造园手法— —通过栽培驯化使一些植物种类从野生品种中分离出来。

 

    伊洛拉保护区。宽阔的砂石台阶消失在卵石堆和无花果树的尽头,吸引着人们去进一步探索。光线的作用、乡土材料的运用和重要的空间组合创造出变化无穷的空间效果和身临其境的情感体验。由开采的砂岩形成的墙体和砂砾铺成的道路与主体植被一起共同构成了景观的整体布局。

    在悉尼,砂岩雕塑的永恒品质、海岸边葱郁的林地结构和色彩,成为布鲁斯·麦肯齐设计的海滨公园的代表性景观。公园的第一部分是伊洛拉保护区,然后是在附近桦木林旁的朗诺斯角。

 

    伊洛拉保护区。阳光普照的中央草坪与遮荫的小路和瞭望台形成了对比。水边的木麻黄树林形成景框,框出远处繁忙的运河、城市和大桥等一系列景观。人工的和天然的组合在一起,表现了当地的地质景观和自然进程,也引起人们去关注那些展现人类巨大成就的故事——港湾大桥和城市轮廓——它们是故事的主要构架。

 

    朗诺斯角。古老的滑路、木麻黄林和砂砾地面,为游人游历港口提供了一个巨大的背景。在景观系列中,设计师们有意识地将象征性景观并列组合在一起,加强了时间感和空间感——古老与现代、自然与人工、陆地与水面、地表与天空、运动与静止、开敞与封闭。

 

    20世纪70年代的朗诺斯角,在公园还未建成之前从南面横跨港口看到的景象。砂岩被工业建筑和作业区域占领了。从右边可看到古老的滑道和防波堤。

 

    朗诺斯角。1974年由布鲁斯·麦肯齐和联合公司规划的平面图。

 

   朗诺斯角。公园山顶上的隐蔽休息空间设在暴露的砂岩上。从周围的植被缝隙中可以瞥见附近的运河。海滨地带的巨大潜力在景观设计中充分得到了体现,呈现出与海滨公园和地方公园原有景象不同的另一种景观形象。设计师没有削平起伏的地形,也没有改变原有的植被,而是将两者巧妙地应用于设计中,由此创造出了一种对后来颇具影响力的新型设计形式。

 

    朗诺斯角,蜿蜒的砂岩坡道、弯曲的砂岩矮墙和自然的植物配置一起共同营造了独特的景观空间效果。个别设计师向传统的、破坏丛林的行为提出了挑战,力求使自然景观与居民之间的关系更亲近、更融洽。对传统设计加以选择、利用、修改,在新的景观布局中艺术性地选择了各种要素,加以合理安排,将丛林的个性与不规则性融于设计中,而不是将这些特性一笔抹杀。他们借用自然景观的特色,使之成为设计景观的一部分。将自然界和建筑界的造景要素、造景手法和布局形式应用于景观改造中。

 

    在佛蒙特公园周围,桉树林和下层植被构成了私家车道和人行小道、成群成组的中密度住宅区和休闲娱乐区的框架和主旋律。在墨尔本东部佛蒙特公园的房地产开发区中,大地顾问公司的史蒂夫·卡尔霍恩选择种植了不少种类的桉树,为每一个住宅区提供一个中心象征物和名字。每个区都种有相同名称的桉树。桉树为格雷厄姆·贡恩朴素的平台建筑提供了雕塑型框架,同时又是建筑相对拥挤的空间环境与丛林理想形式之间的协调模式。这类树种很具艺术性,与群植的植物种类一起,与水平的景观形成纵向的对比,成为熟悉的日常环境中的代表树种。

 

    莱恩科夫的贝斯特街区。城镇住宅和公寓街区坐落在能眺望人工水道的地方,能够接触到附近的公园绿地。位于悉尼市中心北面莱恩科夫的贝斯特街区,300座公寓及所有的配套设施——道路、服务中心、游泳池——是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设计的,建造在雕凿出来的砂岩斜坡上。开发区安排得很紧密,这样可以将以前制革厂区内的林地斑块保存下来。

 

    莱恩科夫的贝斯特街区。道路与居民住宅的选址原则是:保留现存植被,表现壮观的岩石风景,为300座公寓提供以乡土植被为主的景观构架。蜂蜜色的砂岩峭壁,壮丽的悉尼红桉树及其树干橙红色和灰色的季相变化,艺术性地应用于整个布局中,砖建筑物的颜色可以协调二者的色彩变化。红桉树被奉为悉尼砂岩丛林景观的生存特征和生命象征。

 

    莱恩科夫的贝斯特街区。复杂的宅址规划创造了空间的变异性和私密性,植被区保留在建筑物和道路之间,产和了光与影的相互作用。设计师们的设计已不再是最初的小规模试验,而是大范围的景观设计实践,包括房地产开发区和郊区景观,采用整体性设计,有公园、道路、河流以及私家花园等景观要素。这些工程体现了日常生活景观与丛林亲密接触的思想。通过这些景观的艺术性展示说明,丛林的特点和价值可以在更大范围内得到肯定和赞同。这种说明和亲密接触是很重要的,它承认了丛林景观是澳大利亚住宅景观中合理有用的组成部分。

 

    从伊瓦特房中的起居室欣赏外边四周的林地景观。伊瓦特住宅由布鲁斯·理卡德设计,位于悉尼北部怀拉温郊区。开阔的玻璃窗和移动门使树林成为室内活生生的富于变化的壁纸,它们有许多的季相变化和各种不同的日常情态。生活区外部铺有草坪,或直接从住房墙基处开始铺装地面,设置矮墙和边线,勾勒出附近完整保留的森林观赏空间。

 

    莱恩科夫区海伦街,保留林地在高层住宅开发区中,是一块非正式的休闲娱乐区。现在,各式各样的城市建筑、别墅、公寓正与当地的标志性树种——桉树在陡峭的斜坡上交相呼应。乡土植物在改造后的林地环境中生长着,丛林不再被种植在边缘地带,它是文明生活的理想环境。

 

    莱恩科夫区海伦街,高密度住宅区现已置身于重建的林地中。莱恩科夫区在20年中已形成为悉尼砂岩上独一无二的城市化乡村。

 

    莱恩科夫区默里街,街道边的新造林地和保留地前面是很具代表性的二次开发区和单元街区。景观设计所采用的是那些风景优美、观赏角度好、可以借景、可以控制景观欣赏方式的景观设施。景观是需要欣赏的物体,它与生活空间的关系密切,这也使景观的周期性和特点为人们所熟悉了解。

 

   从复原的斯凯雷顿河可以看到新建的市郊开发区周围有大片的开放性空间。GBLA的景观设计师们设计了一个分区,恢复了小溪和防洪渠(切入平原中),成为正在发展中的新兴市郊小区的焦点。以前被看作是当地风景中退化的无趣的景观,现在已被艺术地重建为当地原始景观的象征。

 

    重建的小溪使人回想起草原上曲折环绕的溪流,以及受到威胁的植被——澳大利亚内陆河边的美丽的赤桉树林。这一设计认为亲密接触能够鼓励人们去欣赏和接受当地的自然景观。

 

    库克角,勃德沃克房产开发区,1997年由GBLA规划的平面图,展示了住宅区块布局、道路布局、斯凯雷顿河的重建规划及中央公园和湿地的规划。

 

    珀斯南部景观廊道典型的市郊开发区。现存植被已被砍伐了,景观永远不会恢复了。

 

    在珀斯附近的曼杜拉码头,托尼·布莱克威尔设计了一个滨水居住区,在皮尔湾处建造了一个水湾,成为450座住宅群中的焦点。这一设计提升了现存桉树林和水的价值,通过道路、划船区、住宅区和滨水区之间的联系将水应用于设计中。通过规划、设计、选址,鼓励居民们去亲近区域保护区内的湿地,发现其内在的自然价值。

 

    曼杜拉码头。道路、基础设施和房屋坐落在保留下来的植被中,树木为街道提供了遮荫,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住宅区、道路和生活配套设施巧妙地设置在保留下来的林地中,运用了所有的技术和必要的养护措施,使树木得以生存下来。如画的美景成为设计中的有机组成部分,提高了桉树林的价值,保留林地为住宅区、道路及前面的平静水面提供了自然的空间结构。

 

    曼杜拉码头。船港和保留树为新房子、人行道和自行车道提供了基准框架。

    景观设计师认为在居住区景观中,应保留丛林,尤其是桉树林,并将其营造成居住区景观的有机组成部分。他们把丛林的积极作用应用于设计中,把丛林景观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而不是使其远离人类的文明圈;把它放在最重要地位,而不是作为人类努力的陪衬。

 

    在曼杜拉码头的滨水区,保留林地为当地居民和游客提供了滨水休闲区。

    当一个景观设计要表现一定的地方特色时,那么该地的特色景观,无论它是自然的还是人工的,都将被选作标志性元素而成为新的景观布局中的焦点或主体。这些要素成为当地的象征而倍受推崇。那些如画的、经典的、充满异域风情的景观是澳大利亚早期的主要景观形式,它们是一种对远离“家乡”的景观的纪念。

 

    棕榈湾的拉马达。壮丽的水池设置在保留下来的白千层树林中。在澳大利亚偏远北部的棕榈湾,第一座国际宾馆于20世纪80年代早期在该地海边的白千层树林中建造起来了。当时人们认为棕榈树景观能为新的国际旅游活动提供一个景观环境。大地规划公司的尢金·赫伯特提出了另一种与随处可见的棕榈树景观完全不同的景观形式。他没有将白千层树移走,而是创造性地将它们保留下来,作为基调树种。大型的自由式的水池和接待室置身于一个古老的白千层森林中,使客人能够领略到其他任何地方所没有的风光。这片树林已与开发区融为一体了。

 

    棕榈湾的街景主要是古老的白千层树,在该村发展为旅游村时仍被保留下来,而没有遭到砍伐。

    隐含在所有这些设计中的推论是:公共区域的设计景观不应当被认为是传统意义上的花园。虽然这些公共景观是创造出来的艺术作品,需要养护,但连续的、集中的栽培管理措施是不需要的。在这些地方,自然进程被有目的地重复着,以代替和减少集中的园艺工作。他们主张自然应当被呵护,并与之一起生活,而不是去消灭它、控制它。

来源: 互联网
分享 |

推荐图文

  • BP公司遗址公园/BP公司遗址公园
  • 诗·山水·家园——南京天元吉第景观设计/诗·山水·家园—..
  • 海辰山植物园规划荷兰方案/海辰山植物园规划..
  • 西班牙莱斯达公园/西班牙莱斯达公园
  • 山东省聊城市文化广场规划/山东省聊城市文化..
  • 屋顶花园/屋顶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