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帐号 密码 热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建筑图鉴 >> 城市规划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

滨水景观在澳洲

 

    80%以上的澳大利亚人居住在沿海50公里范围内的城市。

    在近几十年中,澳大利亚的滨海、滨河地区和世界上其他许多地方一样,以前都是作为工业用地,到现在已不再具有经济活力。这些地方渐渐与潜在的使用者隔离开来,也不再被行人利用,它们被工业废弃物污染了,缺少自然系统中应有的成分。

    但到现在, 许多河流已经恢复了原貌,并且已改建成人类可以接近、可以进行活动的地方。作为设计的元素,它们是设计师与希望和生命交流的地方,而不是与失望和死亡交流的场所。

 

    城市中的沙滩:南岸公园内的布雷卡沙滩。

 

    达令港。散植有桉树的散步大道和水上游览线 在达令港,植物设计体现了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同等价值,表达出设计师这样的主张:一个理想的景观是外来植物与乡土植物和谐相处的地方。

 

    布里斯班的南岸公园。水边的散步大道和中心商业区东面的景观 虽然这些设计强调要为聚会、娱乐、玩耍提供空间,但它们也有所取舍地参考了当地特别的自然历史和文化历史。例如,植被为人类活动提供了背景,是自然品质或文化品质的参照。在布里斯班的南岸公园,正是文化历史启发了植被设计,选择的植物种类体现了欧洲住宅区的绿化风格,而没有选择当地的原始雨林,乡土树种几乎没有。

 

    达令港。假槟榔丛植在西部高架路的背阴处。

 

    20世纪80年代,在悉尼湾的圆形码头西侧,奇·仲等景观设计师开创了具有不同空间的网络结构,这些空间将城市中心滨水区的相异景观要素连接了起来。由于有适合的空间,现在游客和当地居民都涌向这个大型的露天歌剧场游玩、观看节目表演,在那儿还可以看到城中最著名的建筑——悉尼歌剧院和港口大桥。

 

   圆形码头西侧宽阔的图案式铺装的人行道为当地的演出提供了场地,还有悉尼歌剧院和港口大桥的壮丽背景。

 

    圆形码头西侧繁忙的中心区及人行道和公园成为游人和当地居民户外活动的主要场所。

 

    2002年的圣基尔达海滨,有联合大道和花园。纽卡斯尔海滩的建设工作也进行了20年,从1981年就开始进行总体规划,进行保护规划和重新设计招标工作。中标者是大地顾问公司,该公司对圣基尔达海滩(St Kildaforeshore)的重新设计(1980年)形成了公园和人行道的网络结构,这一结构出现在澳大利亚首批滨水区工程中,为城市滨水景观设计提供了经验。

 

    大地顾问公司1980年规划设计的圣基尔达滨水区平面图(2002年重画),主要是将分离的部分和结构性植被联系起来。

 

    纽卡斯尔海滩。

 

    1981年大地顾问公司规划的平面图(2002年重画),展示了整个滨水区的再次开发状况,包括道路、船码头、大桥和高塔。

 

    2001年1月的澳大利亚国庆盛典,在纽卡斯尔海滩上举行,那里还保留了许多1981年的设计 这两个都是扩张性城市景观工程,因为这两处的环境都在退化,密布的铁路线、公路和工业建筑,而且规模广大。达令港占地约6公顷,纽卡斯尔海滩延绵将近2公里。污染退化的工业用地已经恢复,公路和铁路改变了路线,具有历史意义的工业建筑保留了下来,建起了新的文化大楼。这两个地方都位于开放空间的设计景观体系中,这样,新的娱乐活动也能在此进行。

 

    纽卡斯尔居民聚集在一起欢迎纽卡斯尔的骑士们,在开放场地举行2001年阅兵后,这块空地已经成为海滩景观的一部分。

 

    透过皮尔蒙特角公园的绿地可以看到海湾和悉尼港口大桥 皮尔蒙特角在20世纪90年代末完工,这个过去的工业区是设计的中心主题,据此保留了码头结构,采用了大规模的简单几何形状的铺板和围墙。

 

    在皮尔蒙特角公园,由环境合伙设计公司设计的木板路很受当地居民的欢迎,人们喜欢在那儿钓鱼 设计还大胆地引导人们去欣赏这个被强海风塑造出的海角,体会那种不安的感觉,还邀请人们去港口听海水拍打岸边构筑物的声音。

 

    假槟榔框出了皮尔蒙特角公园的港口景观 植物资源使人想起了自然历史,这种植物资源把波特·杰克逊榕再次引入到海滩和本地假槟榔丛中。

城市景观应当创造一个相互连接的网络结构,城市中和大学周围的滨水区应有明显的开放性空间。

    滨水区的设计将地形变化和游览路线巧妙地融为一体,不仅为远处壮观的水天全景提供了一个约束性的前景,而且还以精致而诙谐的方式装饰了娱乐区和运动区。

 

    皮尔蒙特显著的工业化滨水区特征保留在恢复的木板路中。珍妮弗·特平的动态雕塑——时间与潮汐更夸大了这种潮汐运动,在轮船经过时加强了运河中水的流动。在这个布局中,自然历史和人文历史显得同等重要。

 

    吉朗的斯蒂姆帕克特广场。

 

    港口边的散步广场,海滩的人行道。

 

    马克·克东内创造的能够使人产生联系的雕塑。

 

    吉朗的斯蒂姆帕克特普雷斯。古老的海关大楼前的草坪。悉尼港周围丰富的结构特征、奇异的地形和森林中的光线形成了一个舒适的环境,在那儿可以欣赏繁忙的运河,也可以看到远处的轮廓。这些设计提高了森林和港区对城市居民的价值。朗诺斯角尤其唤起了人们对其工业化过去的回忆,因为在最终的布局中保留了滑道和弯道。

 

   布拉得利斯角的布罗吉角。露天剧场是一个理想之地,人们可以领略到悉尼港的美景,也能欣赏到具有历史意义的海边堤岸。布鲁斯·麦肯齐设计的两个公园在20世纪70年代完工,这两个公园艺术地再现了波特·杰克逊榕原始森林的特征,在这个森林中防波堤和海角保留了下来,作为过去工业化的遗留物。朗诺斯角的古老码头结构、标志物以及砂岩峭壁上的附属物保留了下来,等待着人们去发现。

 

    在布拉得利斯角的布罗吉角夏季浓阴的野餐区。严谨而高雅的几何形台阶将具有历史意义的防波堤、墙体和植被与新的露天剧场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悉尼澳大利亚皇家海军舰艇纪念性建筑是其背景。从1990年的保护性研究开始,砂岩建筑高雅的几何形状使新的作品与具有历史意义的防波堤、陡峭的地形、悉尼澳大利亚皇家海军舰艇纪念性建筑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新景观为港区开发利用提供了环境,表现出对过去的自然和文化的尊重,同时迎来了一个多姿多彩的未来。

 

    在库吉,从沙滩到休闲广场和商店的通道。库吉是悉尼南部的一个沙滩。海浪冲击景观一直被保留在描写沙滩人群的作品中,但现在这种景观逐渐被越来越多的停车场、道路、厕所和零星的小道破坏了。

 

    悉尼库吉,在休闲广场和沙滩南部所看到的景观。新南威尔士州的海滨到处都是几何式的传统形式,这种形式重又回到了诺福克岛松林中,这些松树种在海浪冲击处,强调了休闲广场拱起的弧线。多年来,城市中增加的很多东西现在都撤走了,为海岸线的中心弧线、沙子和海浪提供了一个简单而稳固的背景。

 

    悉尼库吉,休闲广场和沙滩通道的简单几何图形使水仍然是人们的焦点所在。用最简单、最大胆的弧形代替平淡的休闲广场的工程于1993年完成。设计者重新布局了其他所有的功能设施,如停车场、洗手间和建筑等。这项工程提倡采用坚固的、色彩明亮的形式,增进沙滩使用者与沙子、阳光和海浪的联系。

 

    穆卢卢巴的黄昏。“美丽的卢”使人想起了冲到沙滩边的失事船。

 

    穆卢卢巴休闲广场和冲浪板做成的座椅。约翰·蒙格德1998年设计的昆士兰海滩充分重视海岸上现存事物的价值。他所选择的基础设施采用比喻设计的方式,所设置的遮蔽物、眺望台、休息区和洗手间都采用传统的搁浅船的形式,像遇难船的残骸及其抛弃的货物,这些都被应用在布里斯班北部的穆卢拉巴沙滩。

 

    在穆卢卢巴的“卢”欣赏迷人的夜景。独立式的双目望远镜,是由工艺美术家克雷格·沃尔什设计的。穆卢拉巴作为一个港口的文化历史是值得颂扬的,不仅在于它的结构形式,更重要的是其大量的微小细节处——座椅使人想起冲浪板,灯光使人想起港口的洞穴,金属栏杆和原木阶梯使人想起船上的甲板。这一设计没有撤去多年来海边增添的娱乐设施,反而对它们给予了肯定。

 

    约翰·蒙格德及其助手1998年规划的“美丽的卢”及周边区域的平面图,包括道路和海滨。

 

    入口。人们在雕塑师菲利帕·普莱福德的喷水雕塑中玩耍,孩子们穿着衣服进去嬉戏。塔格拉湖平静的湖水是很适合家庭嬉戏的,这又启发了设计师,他们在广场上设计了一个可以进去玩耍的旱喷泉。目的是赞美自然与文化的融合,因此他采用的是完全适合于当地社会特征和自然面貌的设计方法。

 

    新南威尔士州,在一个普通的夏日周末,老老少少的市民们都来到的海滨入口绿地。那里有很多座椅和色彩丰富的景观环境。在穆卢卢巴,悉尼北面怀昂附近的海滨入口绿地,环境同盟公司将平淡无奇的滨水区改造成当地居民和游人的向往之地。灿烂的青绿色海水和淡黄色的沙滩启发了设计师,他们采用色彩鲜艳的铺装,其他的设施色彩也很亮丽。

 

    在海滨入口绿地举行的鹈鹕喂养仪式,远处是滨水游憩林阴路。

来源: 互联网
分享 |

推荐图文

  • 国家大剧院设计者又一牛作:苏州国际博览中心/国家大剧院设计者..
  • 飞翔的感觉/飞翔的感觉
  • 品质,居住永远的主题——北京·印象/品质,居住永远的..
  • 巴黎贝尔西地区改造/巴黎贝尔西地区改..
  • BeachBeach Ro..
  • 工业园控制性详细规划-土地利用规划图/工业园控制性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