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帐号 密码 热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设计师手记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

以建筑和音乐写深圳 经典建筑应出在前海

  刘元举在签售。右图为《城市·大演奏厅》书影。

  本版撰文:李海若

  他没学过音乐和建筑,却登上了音乐学院和建筑学院的讲堂。

  他不是音乐家,不是建筑师,却是第一个用钢琴与建筑解读深圳城市文本的创意作家。

  他说“跨界”有挑战性,写作领域涵盖摄影、钢琴、建筑与体育。

  他有作家的想象,音乐家的情趣,建筑师的感知,记者的视角。

  他是被“组织”来深圳的,采访过88位“深圳派”名人,与本土音乐人和建筑师零距离。

  他说,幸好现在才开发前海,经典建筑应该出在海边。

  他怎样构思深圳这座城市?

  刘元举

  一级作家,被称作“中国钢琴写作第一人”,也是国内第一个以“建筑美文”引起广泛关注的作家。他出版了长篇报告文学《中国钢琴梦》、散文《中国建筑师》,出版******集、散文集、长篇报告文学《西部生命》、《上帝广场》、《爸爸的心就这么高》、《天才郎朗》等20部著作,500余万字。最早写出赞美狼的散文《生命之源》、长卷摄影散文《用镜头亲吻西藏》、长篇游记《梦游意大利》等。《城市·大演奏厅》是中国作协与深圳市委市政府联合推出的改革开放30周年文学创作工程签约项目。

  被“组织”来深采访88名人

  谈及与深圳的渊源,刘元举并不讳言自己是被“组织”来的。2006年,中国作家协会在深圳组织了“改革开放三十年文学工程”作家采风团,刘元举应邀加入,由此与深圳结缘,也才有了以钢琴视角解读深圳文脉的《城市·大演奏厅》的诞生。

  被“组织”来后,刘元举在深圳住了两年半。其间,他花大量时间和精力采访了但昭义、周广仁、李云迪、陈萨、张昊辰、沈文裕、左章、陈世民、左肖思、孟建民、汤桦、饶小军等88位深圳文化名人,与音乐人与建筑师们近距离的接触,聆听他们奇迹般成功的故事,为他积累了大量的一手写作素材。他说,写书的时间不长,但采访的时间很长。

  一个从未学过钢琴,也没有任何建筑学背景的人,是如何找到打开这两个并无交集的领域的钥匙?刘元举说,深圳大剧院带给了他创作的灵感。

  有一天,他站在深圳大剧院的门口处,突然清楚地看到了这座城市的音乐与建筑的坐标:一个在低处绵延伸展,一个在高处峭拔凝眸。一高一低,一软一硬。软的是音乐,硬的是建筑。如果将大剧院这种“音乐板条”喻作纤指触摸远处键盘的话,也可将高处的塔顶视作醒目的高音符号。音乐在低处流动,建筑在高处凝固。歌德的“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在刘元举的奇思下释放出了“音乐也是一种流动的建筑”的双重魅力。

  深圳是中国建筑师“黄埔军校”

  刘元举对深圳建筑界可谓一往情深。他说,深圳有一大批建筑精英,如果只写钢琴,不足以揭示和涵盖深圳,不足以写出这座城市的理念。深圳特区建立之初,这里几乎云集了中国建筑界最好的建筑师,他们有理想,有抱负,在深圳受到了锻炼,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中国最重要的一批建筑师骨干力量。深圳可以说是中国建筑师的“黄埔军校”。

  之所以用“军校”而不是“摇篮”,是因为深圳的建筑市场竞争如战场,激烈空前,适者生存,否则淘汰。他忧虑的是,近几年深圳建筑师人才流失得很厉害。

  中国当下的建筑师是跟着钱走的,这几年深圳的基建几乎饱和,中国的重要建筑场地转移到了北京和上海,而深圳的建筑师也随之去了那里。凡是在深圳待过的建筑师,在哪里都很受欢迎。刘元举认为纵观深圳建筑,轰轰烈烈的“大建筑”时代已经过去,辉煌之余,这些建筑作品还有诸多遗憾。其中最主要的问题还在细节。深圳的建筑求大求“洋”居多,但在宏大叙述的建筑交响乐中,缺乏精美的抒情韵致、特色细节。深圳不乏赞美诗,但缺诗眼。

  幸好现在才开发前海

  一位建筑师说过,深圳是座有海的城市,但看不到海。三十年的“急行军”,深圳已经交了学费,有经验了。刘元举说,现在深圳开发前海非常好,经典建筑应该出现在海边。比如莱特的流水别墅因为有了流水,而成为永远的经典建筑。他说,幸亏当初深圳刚开发时没有亲近海,那种打仗式的推平拿下的速成方式、速成建筑,要是临近海,岂不要破坏环境,留下遗憾?而现在的深圳,到了相对成熟和清醒的发展阶段,再将目光移向海,可谓明智。这也是深圳朝国际化大都市迈进的一个重要依据。

  荷兰建筑大师阿尔托认为:“过去10年中,现代主义主要是从技术的角度讲功能,重点放在建筑的经济方向。但我们更深一步看人的生活过程,会发现技术只是一种工具手段,技术万能主义创造不出真正的建筑。新阶段的现代主义建筑,肯定要解决人性和心理领域的问题。”刘元举认为阿尔托的期望,也正是深圳建筑下一步应该走的路。

  他认为,中国建筑师太恪守旧律,被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束缚了。安德鲁在国家大剧院下的那个“蛋”,没有包袱,没有长官意志,库哈斯为央视打造的“大裤衩”,其变形与荒诞的冲击力更是让中国建筑师瞠目结舌。而这二位都与文学或音乐发生过关系。他总结,建筑家懂音乐,音乐家懂建筑,建筑家学文学,门类都是相通的,都对建筑设计大有裨益。因此,他也希望成为打通音乐、建筑和文学任督二脉的人。

  最早为郎朗写传记

  不赞******人学钢琴

  初见刘元举,有两点抓住了记者的眼球。一是他的皮肤很白,那种知识分子的白。二是他胸前的墨镜,屋里屋外都不离身。还以为他是个讲“派”之人。采访中才了解到,他是为了抵挡深圳建筑玻璃幕墙的反光。他说,在深圳,出太阳的时候出门必须戴墨镜,不然眼睛晃得厉害。比钢琴键盘还闪亮的建筑群玻璃外衣太耀眼。

  其实,这位只用舌头“谈”钢琴的作家,与钢琴结缘在20多年前。1989年,正是全国钢琴热开始的时候。刘元举让女儿学钢琴,他的女儿与郎朗是同一个钢琴老师。他清楚女儿的钢琴天赋无法与郎朗相比,同时开始意识到中国家长跟风似的让孩子学钢琴,这种盲目不知会给孩子带来怎样的苦难。

  出于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刘元举并没强迫女儿学钢琴。今天他的女儿也没有在钢琴这条路上走下去,而是做了一名记者。提及于此,刘元举并没感到遗憾,而是一脸的幸福。他是第一个为钢琴天才郎朗写传记的作家,但并不赞同每个孩子都去学钢琴。刘元举说,郎朗成功了,但郎朗的成功之路是不可复制的。他希望弹钢琴的人是从艺术本身出发而不是为了所谓成名成家的功利想法去弹琴。从钢琴中感受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来源: 晶报
分享 |

推荐图文

  • 地铁站设计给点人情味/地铁站设计给点人..
  • 建筑学家和教育家杨廷宝印象/建筑学家和教育家..
  • 约翰·波特曼:建筑大师细品上海/约翰·波特曼:建..
  • 我的灵感源于我的文化/我的灵感源于我的..
  • 吴硕贤院士:建筑声学专家的诗境人生/吴硕贤院士:建筑..
  • 可见的乌托邦:城市建筑手记/可见的乌托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