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帐号 密码 热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设计师手记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

建筑师马岩松:从东方征服西方 用建筑连接自然

  马岩松的作品《胡同泡泡》其中一个已经落户北京胡同。
  梦露大厦
  浮游之岛

  ■本版撰文:邓 妍

  刚过去的3月,对马岩松来说有点意外——他获得了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荣誉会员资格,登上了英国建筑设计杂志《ICON》3月期的封面,这份闻名世界的专业杂志用8个版的篇幅,图文并茂的报道了这位年轻的中国建筑师,称之为“The rise and rise of MAYANSONG(不断上升的马岩松)”。从成为第一位赢得世界级建筑竞赛的华人建筑师那一刻起,未满30岁的马岩松就声名鹊起。今年,由他设计的有着性感曲线的“梦露大厦”将要落成。他还成功打败众多欧洲事务所,获得罗马住宅国际竞标项目。在电话那头,马岩松向记者讲述了关于城市未来的狂想。

  中标梦露大厦 从东方征服西方

  谈到英国皇家建筑学会荣誉会员资格,马岩松有点困惑:“我连中国建筑协会的成员都不是,在我的印象中,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只授予那些已经完成了许多成功建筑的人。而我们的工作室却如此年轻。”

  年轻、成就,这两个关键词是获奖的最佳解释。“这大概是要鼓励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事务所,尤其是中国的。回头看看过去6年,我们跟国家的发展是紧密相连的。”他分析说。

  获奖之后,美国《金融时报》用“征服西方”为题报道了马岩松,称西方在向全球输出一种价值观,而现在,中国建筑师马岩松却开始走另一条路——从东方到西方。

  英国建筑设计杂志《ICON》3月期把封面留给了马岩松。早在2008年,《ICON》就将他列为“全球20位最重要的年轻建筑师”。这种特别的关注源于马岩松中标加拿大梦露大厦,他因此成为第一个在国际重要建筑竞赛中胜出的中国建筑师。在国外媒体的视野里,年轻、帅气,带点酷劲,追寻自由的马岩松,是新一代建筑师的代表,他用独特的思维方式不断寻求推陈出新。

  高楼也可以柔软有生命

  性感的梦露大厦,成为改变西沙加市面貌的城市地标,大厦在一天时间全部卖完。富有曲线的建筑造型包含着马岩松对摩天大楼的思考,他说,“超高建筑代表着节地、高密度,是权力资本的标志。我就想挑战这种现实,不想追求所谓的更高更快更强,而是表现自然形态,它可以是柔软的、有情绪的,跟风有关,是个生命体。建成以后,人们觉得它的曲线很性感,像梦露。于是有了梦露大厦这个名字!”

  今年,马岩松又在罗马获得了第二个国际中标项目。打动对方的是建筑风格,马岩松将老城里的新建筑做成开放空间,将建筑体与室外空间混合在一起。他说,“建筑更多寄托的是理想,里面包含的情感和精神才是最能打动人的。”

  在马岩松的观念里,一个能打动人的想法,应该能超越人的背景和文化,属于精神层面上的共鸣。他的“城市森林”项目位于重庆市,是一个385米的超高建筑。马岩松想在混凝土和钢铁耸立的城市中心里做个能自然呼吸的生命体。“现代城市变得如此功利。建筑如果只讲功能性,跟养猪场有什么区别?人们讨厌城市,又不得不在城市中工作。寄情于山水的感觉,已经无法在都市中找到了。”“城市森林”让亭子、连廊、树、石、水等景致都可以在高楼中体现。“人的情感和对自然的体验与高密度城市结合起来,会是中国建筑的出路。”他总结说。

  说到理想中的建筑,马岩松说:“它不会是现在的形态,也肯定不是绿色建筑的概念,绿色建筑不过是猪圈里种点花。它应该是黄山顶上的小亭子,人们喜欢登高到那里下棋。这才是城市所需要的东西。”

  “在中国,高楼大厦不断复制、千篇一律。100年前,美国开始实验曼哈顿建筑梦想。在没有技术条件的情况下展示出雄大的挑战极限的野心。而今天拥有技术条件时,中国的CBD直接抄袭曼哈顿,没有一点实验性。大家都只盘算每块地多少钱。城市要建标志建筑时,就单纯比高。这是很初级的行为。”马岩松曾参与竞标广州双塔,设计成了两座顶端相连的大楼,两座楼都高400米,连在一起就是800米了。他称这个设计是嘲讽追求高度的城市地标。

  世贸遗址设计实验“不靠谱”建筑

  假如有人问马岩松,有多少设计项目还没有实现?他会不假思索地说:100多个。回国成立工作室的头两年,他没获得任何项目,闲得无聊,决定去设计鱼缸。看似思考鱼其实是在思考人。“人和鱼一样,都不能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开什么车,怎样是好工作,什么是好人……都有个标准。但事实上,一切都没有标准。建筑设计该给居住在里面的人一个舞台,可以选择他们的生活方式,别都规整地设计成酒店房间一样。”

  “不靠谱”和“异想天开”,让马岩松总是与众不同。他在大学时创作的《浮游之岛》就被美国建筑师弗兰克格里评价成“像一个外星生物”。作品是为“9·11”后世贸中心遗址所做的重建计划。“《浮游之岛》建筑飘浮在空中,人与自然完全融合,看起来是个生物。不顾忌现实的限制,不是专业建筑师的画图,而是个梦想。”马岩松至今对《浮游之岛》情有独钟,这是他建筑实践的开端。

  “老师扎哈把我带往当代艺术”

  《浮游之岛》也深得他在耶鲁大学的最后一个毕业设计老师扎哈·哈迪德的喜欢。扎哈·哈迪德直接邀约马岩松到她那里工作。“很多人认为我是扎哈的学生,就该做得跟她差不多。其实她是一个非常讨厌别人‘变成自己’的人,这点对我影响很大。”在马岩松看来,扎哈是第一个把他带到当代艺术的人。“她的作品是个雕塑,把构成主义的画变成形式与空间。她给了我很多当代艺术的书,这些都是曾经影响过她的创作。受扎哈的影响,我会把建筑当成艺术品来看。”然而马岩松在慢慢走出自己的路:从只用几何形式来表达建筑,到运用整体概念制造情绪环境。“她帮我打开一扇门,让我坚定走自己的路。”

  扎哈、艾森曼都是马岩松的老师,而他们都是老了以后才被认可。相比老师,马岩松已在不到30岁时获得了国际建筑界的认可。无论是英国《ICON》、还是美国《金融时报》,在采访他时都将年轻与成功这两点画上了连接号。对此,他并不赞同:“中国到现在都没有影响世界的建筑师。今天媒体老说谁有名,但没人去关注他做的建筑怎么好,也没有人在意他的观点。我想,百年以后,一个建筑师不可能翻出当年的报纸、杂志证明自己是个名人,但是他设计的建筑却是证明自身价值的最好物证。”

  素描

疯狂的马岩松

  马岩松给自己的建筑工作室取名MAD,意为疯狂。MAD的作品新锐前卫,超越现实,面向未来。

  当人们将建筑师当成专业技术工种时,马岩松则更像当代艺术家。MAD参与一系列的国际竞赛和投标,却处于“一直参与”而“从未建成”的状态。《浮游之岛》、《北京2050》、《墨冰》、《鱼缸》这些作品都入藏国内外博物馆和艺术馆。它们无一成为建筑,却是拥有强悍概念的艺术品。

  虽然名声远扬海外,但是MAD已落地的项目屈指可数。在马岩松的理念里,阻力永远在自己。“难度在于怎么能自我批判。一旦说服了自己,就会在别人那里获得共鸣。”对拘泥于技术、算计造价的建筑界来说,马岩松显然是个异类。因为他认同的建筑是像如金字塔、长城那样,与历史和文化有关,“建筑师的责任是要找到所有人的梦想是什么。”所以,他更关心那些无法实现的项目。作品《2050北京》的图纸上,天安门广场被绿色覆盖成了公园,承载着城市功能的空中之城飘浮在北京CBD上空。他还设想为老四合院植入“胡同泡泡”。如今,第一个“胡同泡泡”已经出现在了北京北兵马司胡同32号小院里,成为一个加建的卫生间和通向平台的楼梯。

  “天安门广场也开始种树了!”马岩松给记者发来一条短信。“只要有想法,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档案

马岩松

1975年出生于北京。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获建筑学硕士。曾经在伦敦的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和纽约埃森曼建筑事务所工作。马岩松2004年回到中国并成立了北京MAD建筑事务所。2001年获美国建筑师学会(AIA)建筑研究奖金。2002年创作《浮游之岛》,引起国内外建筑界广泛关注,该作品被中国国家美术馆馆藏。2008年,建成作品红螺会所入选英国伦敦设计博物馆2007年度设计奖。

来源: 晶报
分享 |

推荐图文

  • 张海晨:地域与地域性/张海晨:地域与地..
  • 何镜堂:历史建筑是城市的根/何镜堂:历史建筑..
  • 隈研吾:建筑师以失败换取成功/隈研吾:建筑师以..
  • 贝聿铭贝聿铭 中西文化..
  • 建筑不应高高在上/建筑不应高高在上
  • 奥雷·舍人:中国成为“创新中心”/奥雷·舍人: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