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帐号 密码 热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设计师手记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

扎哈·哈迪德:我的恋恋中国情

  位于珠江畔的广州大剧院是我设计的第一座歌剧院,也是我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在它落成当晚,我不禁回想起中国对自己艺术生涯的重要影响。由于中国传统的书法、艺术、建筑和园林设计在我构思创作时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这个国家最终就成为一个令人兴奋的舞台,推动并实现了我的设计构想。

  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是1981年,那时正逢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我的职业之路刚刚起步。对这个国家的第一印象就是它多姿多彩的美景。我出生在伊拉克,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这两条伟大的母亲河就盘踞在那里。同我的故乡一样,浩荡的河流也孕育了中国的壮丽山川:黄河、长江、湄公河、珠江这些都在它波澜壮阔的众多水系之列。上万年来,这些江河塑造并改变着中国千姿百态的锦绣河山。它们奔流不息,使人精神大振,勾勒出今天中国的城市布局与发展史。

  那次我游遍中国大江南北的许多城市,研究了解当地艺术和建筑。正是在这游历中,我对中国文化的崇敬深深烙印于心,难以磨灭。中国画中的层次空间延展无限,给人以从未探知过的深远感,仿佛进入无拘无束的自由空间;中国园林展示并结合了自然元素;中国古建筑水******融地集瑰丽的天然景致于一身。这些特色对我的影响贯穿着艺术之路,经久不衰。

  从中国归来后,我参加了位于香港太平山顶的一间会所的公开国际设计竞标。包括我本人的授业恩师在内,所有那个时代的伟大设计师都加入了这次投标,而当时我只是英国建筑联盟学院的一名年轻教师,第一次中国之旅的如画风景依然充盈脑海。我决定参与这场盛事,于是募集了一些自己的学生组成设计团队,队员中还有一位中国人。团队成员都认为我在探寻一种极原始的设计思路,利用到了俯瞰城市的广阔山地。整个设计非常独特和抽象,既嵌入山腰之中,又激发出地形的活力。出乎所有人意料,这个方案在评比中获得了胜利。凭着获胜奖金,我得以在伦敦创办自己的工作室。

  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间,工作室的规模一直较小。我仍然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和年轻同事一道合作。从当初到现在,在我的许多优秀学生和拍档中,不论男女都有中国人的身影,似乎他们的感悟力和设计天分与我极为接近。

  遗憾的是,我那香港山顶的获奖作品一直未能动工建设。我第二次为中国建筑做设计的机会出现在20022003年时。为了设计北京郊区的一个城市住宅方案――Soho城,Soho中国的首席执行官张欣女士邀我竞标。不久以后,我又加入了广州大剧院设计的国际招标。在两个项目的方案都成功入选后,中国突然间成为我最重要的机遇舞台。虽然很可惜Soho城项目未能付诸实施,但我很感谢张欣与潘石屹夫妇出席了2004年我在圣彼得堡的普利兹克建筑奖得奖仪式。

  广州大剧院工程如期开工,今年我们迎来它开幕。我把这次的设计视为一件个人最钟意的作品,能目睹如此有生机活力的艺术创作成为现实建筑,这真是最如愿以偿的人生体验。我对广州市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世界上很少有这样富有远见又激情洋溢的客户,这样以城市为无上骄傲又对原生态艺术性有如此热情的客户。

  就在最近,新的机会之门向我敞开,这是与张欣的再次合作机会:Soho中国在北京计划了两个新的梦幻工程。这次我们更为幸运。位于北京市中心的银河Soho已经破土动工,而第二个项目――望京Soho也完全步入正轨。座落在望京的项目将成为来京游客从机场进入市区的必经门户。这两个项目都是绝佳的机会,由此可以将商业投资转化为格调高雅的城市居住体验。通过诸如博物馆和剧院这类公众文化项目,我始终发掘着建筑身上那种近似自然的语言。而这次的项目首次展现出,这种方式也能增进日常生活的乐趣,以创造工作和日常社会生活令人愉快又给人激励的环境实现此目标。我很荣幸能够为营造中国伟大首都北京的都市生活尽绵薄之力。

  我很乐意让中国在世界建筑舞台上大展英姿,希望把自己的这里的事业延续下去。中国也依旧是给予我鼓舞、让我精神振奋的地方,每次来到这里都会看到新的大型建筑不断涌现。对每位来自欧洲的设计者来说,感受中国发展的勃勃生机有如吸入一缕清新的空气。在伦敦,我雇用了越来越多年轻的中国设计师。国际上,我的很多合作同行都有意投身我设在北京的工作室工作。

  每当来到中国,我就会感到新一代中国设计者的热情、雄心和无尽的活力。的确,这些正在崛起的设计师看来正在我的作品中找到某些灵感。我想这是由于他们感受到我对中国建筑传统的深深敬意。或者也许是因为我的风格需要一种献身精神和乐观心态,而获得这些只能在少数地区和时期、在拥有光明未来的地方,只有在朝气蓬勃和远大前途能继承世界遗产的地方。今天的中国正是这样一个国度。这就是世界各地如此多的人们爱上中国的原因。就我个人而言,从30年前初次踏上这个伟大的国家开始,我对中国的爱和崇敬就不停地滋长。在中国对世界建筑做出的特有贡献之中,如果我的建筑能为这些贡献的强劲增长提供灵感启示,那我会深感幸福和自豪。

来源: 观点
分享 |

推荐图文

  • 建筑不应高高在上/建筑不应高高在上
  • 吴硕贤院士:建筑声学专家的诗境人生/吴硕贤院士:建筑..
  • 杜耘隆:设计的附加值,一定为设计的主线服务/杜耘隆:设计的附..
  • 以建筑和音乐写深圳以建筑和音乐写深..
  • 城市规划不能只重外表不重功能/城市规划不能只重..
  • 长隆酒店游泳馆设计有感/长隆酒店游泳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