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帐号 密码 热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视点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

弗兰克·盖里:逆流而上

这世上不乏偶像派建筑师,弗兰克·盖里则是当之无愧的“偶像建筑师之偶像”。然而,随着经济危机愈演愈烈,偶像派建筑师的作品被贴上了“浪费”、“奢侈”、“不可持续”的标签。艺术评论家哈尔·福斯特认为,盖里的迪斯尼音乐厅不过是一个“媒体标志”,其建筑风格为“所有意图塑造全球玩家形象的企业实体”提供了一个“赢家公式”。甚至有人开始叫卖印有“去你的弗兰克·盖里”字样的T恤衫。

然而,无论盖里还是其建筑师事务所,似乎都没有受到这股批判风潮的困扰。去年,由盖里操刀的新世界交响曲中心在迈阿密正式竣工,其摩天楼处女作——位于曼哈顿下城云杉街8号的比克曼大厦——亦成为纽约天际线的新焦点。最近,珀欣广场签名剧院中心向公众开放,意味着盖里的建筑版图正式从欧洲扩张至美国东海岸。

“(评论界)有一股反冲力,针对的不仅是我,还包括每一位能够体现运动特质和情感内涵的建筑师。”现年82岁的盖里毫不讳言,以缺乏社会责任感与不可持续为由对其作品大加鞭挞,是“自以为是”和“令人恼火”的。

“现在的趋势是回归平庸。”他坚持认为,表现力是建筑的灵魂,“二战以来的大部分城市都平淡无奇,是一种冷冰冰的现代主义,如今的建筑师希望回归这一传统。然而,某些社区的居民希望多一点生命力,多一点想象的空间。因此他们求助于艺术家来达成心愿。这些被挑中的艺术家变得非常富有,还成立了大型工作室。”北欧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和英国雕塑家阿尼什·卡普尔显然就在盖里所说的富有艺术家之列。盖里表示,他并不介意与艺术家跨界合作,然而现在的问题是,“建筑师不会这样做,因为许多人告诫他们:现在可不能再淘气了。”

然而,“表现力”并不一定与铺张浪费挂钩。“我设计的每一幢建筑都没有超出预算。”盖里对自己的务实作风颇感自豪,“我们有一套非常棒的配送系统。”譬如,充满褶皱的波状不锈钢外墙为比克曼大厦营造出奢华富丽的质感,其成本却与普通玻璃幕墙相差无几。这是因为,建筑师事务所在与制造商的合作过程中,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测试将浪费与失误减到最小。外立面上的层层涟漪看似纯粹的装饰,其实“真正用途是充当窗台,装饰的成分仅占十分之一”。盖里在建筑中使用“智能水泥”(iCrete)——一种可最大限度避免浪费、降低成本、减少碳排放的环保产品;他甚至成立了一家叫“盖里科技”的公司,向业界同行推销其计算机模拟技术。

偶像派建筑不能达到可持续标准?对于诸如此类的质疑,盖里向来嗤之以鼻:“我们在环保领域已实践40余年。”

另一个有力的证据是,除钛合金覆顶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盖里的大部分作品均采用最不起眼的材料,譬如胶合板。盖里的信条是:全心投入、低调行事,关注被低估和被忽视的。他从不认为自己只是坐头等舱飞到某个城市,然后凭空炮制出一件所谓的“大师杰作”:“我的作品会对建筑所在之地作出某种回应。”

尽管如此,作为盖里最负盛名的代表作,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常被冠以“反艺术”之名——太自恋、太高调、太耀眼,以致不能与周遭景物相融合。盖里对此颇不以为然:“赛扬·托姆布雷(Cy Twombly,美国抽象主义大师)对毕尔巴鄂敬而远之,是出于策展人的要求。最后亲眼看到毕尔巴鄂时,他给我打来电话说,‘这是最伟大的博物馆建筑’。”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分享 |

推荐图文

  • 热爱“大屋顶”对党亦真诚/热爱“大屋顶”对..
  • 张颐武:不再被创新追得连撒尿的时间都没有了/张颐武:不再被创..
  • 意大利建筑师福克萨斯:中国不是试验场/意大利建筑师福克..
  •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俞孔坚:我爱这土地/北京大学景观设计..
  • 世博会新加坡馆设计师聊设计创意/世博会新加坡馆设..
  • 张毅刚:低碳时代应创立钢结构新体系/张毅刚:低碳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