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帐号 密码 热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设计师手记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

张海晨:地域与地域性


张海晨

  在英国生活学习了几年后定居在新加坡,在新加坡生活了7年后,张海晨又在最近几年将他的家搬到了北京——这座他出生并长大,而后出外求学期间倍感想念的城市。他和他的合伙人在新加坡创立了中新佳联建筑设计咨询公司,目前,这家企业在全球多个城市设有分部,北京只是其中一部分。

  游历与建筑匠人

  张海晨在新加坡遇到一位在曼谷开设了自己事务所的美国景观设计师。这位美国景观设计师尝试在东南亚地区发展自己的设计,其本意是基于对该地域文化的欣赏,并想为东南亚当代文化注入活力。这次偶然合作的契机给张海晨带来了触动。张海晨在意的不是建筑师的地域性,而是建筑的地域性。一位建筑师如果喜欢东南亚文化,那么他就可以奔赴他所爱的城市或乡村从事设计,这与建筑师的国籍和出生地无关。同时,作为职业建筑师,对不同地域文化的驾驭又是工作的基本原则。当介入这一地域后,建筑师本人的背景和专业性就会为这一地区的建筑带来新的信息,这更应该看做是建筑师的世界公民意识的另一种诠释。“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现在很多人谈中国城市和文化的复兴,中国人在做中式的设计,外国人也有尝试在设计中加入中式元素。毋庸置疑中式风格已成为西方人眼中的一种时尚和潮流,这从当下一些国内设计师和其项目在国际上获奖的现象中便可见一斑,因为思考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不同国家的人所做出的中国式的设计就会不同。设计会不自觉地带有你的文化背景和文化烙印,受众也会更加欣赏有文化的建筑。”这不禁让人回忆起18世纪在欧洲大陆上中国园林景观建造的热浪。传教士和使节在郊区院落中设计的扭曲造型的石柱和精致的拱桥都已经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就像在当代中国的城市中随处可见的巴洛克式建筑一样。

  科技突飞猛进给建筑带来的影响是一体两面的,一位建筑师也应是一位手工匠人。“建筑是一把土、一把泥做出来的,建筑师只有掌握了建筑材料和艺术品的制作工艺才会知道怎么去用。”这种情感让他与那些推崇现代主义建筑的设计者区别开来。当一些建筑师在思考建筑的地域性与国际主义之间的关系时,他关心的是,哪里有可以提高技艺的手工艺建造技术。张海晨并不喜欢通过形而上学的方式关注建筑,他更习惯于以感性的方式将建造和环境理解为诗意的和美的。“如果你问我哪位建筑师是我最喜爱的,我会说有很多,但是我更在意的是民居的建造。不是所有建筑都是需要设计的,民居就是自然生成的。我希望拥有的生活状态是不需要设计的。”

  张海晨不关心自己的设计能够为一个地域带来哪些文化新生,他比较在意的是这座城市会让他获得哪些启示。在新加坡生活多年,使他爱上这个国家的城市尺度。“一方面,新加坡有马来西亚人、日韩人、印度人、印度尼西亚人、欧洲人和华人,有中国寺庙、印度庙、教堂和清真寺,是一个由多元社会组织而成的国家,从这一角度来说非常有意思;另一方面,城市运营有自己的特色,新加坡的尺度本身很小,整体规划和营建有别于中国的城市,绿化和城市建设很规范。”这种宗教、人种和文化多元混合的国际化背景给予了设计者迥异于单一文化体系的视野和选择。

  他为马来西亚人设计住宅,为印度人设计庭院,也为华人设计巴厘岛度假公寓。经过多年的游历,张海晨逐渐走向一种广义设计观的成熟,“随着人生经历的丰富,在我了解了什么叫生活以后,我对板起面孔做设计的生活状态已经无感。我不认为设计需要板着面孔,设计是随缘的,人要快乐地去设计。我会很关注建筑背后的生活,建筑应该融在自然界里,而不是强调设计师自己的认识。”在2002年,他在新加坡,其参与设计的一处度假酒店般的公寓获得了新加坡金奖。在如泼墨般的热带雨林庭院中,随意布设的一处手工制作的红色瓦罐,被当成游泳后淋浴的淋水器。这种在东南亚小镇街头随地可拾的瓦罐被建筑师摆弄后生出新意,信手拈来中见到的是设计者的功力和对生活的理解。

  转行景观

  从与在曼谷开设工作室的美国景观设计师合作后,张海晨将兴趣转到了景观设计领域。“设计是可以相互借鉴的。景观设计和建筑设计都通过对心情和行为的影响形成对空间的塑造。对于我本人而言,更在乎塑造空间的感觉和层次,从标志设计到对生物和环境的影响,需要与植物、艺术、灯光专业的多学科团队互动交流。”目前,张海晨回到国内生活,从新加坡这个细细琢磨一个项目可以花费两年时间的国家到快节奏的中国,他显现出些许不适应。“国内很多情况都变化很快,追求短期利益。在新加坡,设计师一个项目会持续两年,反复详细推敲。但在中国很难有一个业主会允许你坚持两年,事务所也可能会被拖垮。所以这就是中国的一个现状,包括业主和设计师的现状,需要更多专业和细致的服务。”

  “景观设计和建筑设计不需要探讨地域化,无论符号或者细节,设计都要重视对人的关怀,体现社会关系。如果一个作品建造在北京,那么在北京的文化圈里是否能够被接受,自然会影响到建筑方案的选择。建筑行业的规范也会对这方面有所关照。景观设计要对建筑师的空间进行理解,有的建筑空间会很压抑和枯燥,类似于混凝土天井。景观有助于润色整体建筑环境,可以把环境软化,减弱人们对建筑尺度的感受。

  当前,一些欧洲国家提倡绿地集中化,“中国其实不必在社区范围内分布绿地,而应该从城市层面看绿地所占的比率。从社会发展的体系考虑,让更多人享用这一社会资源。仅针对小区来说,为什么不能把小区绿地拿出来集中为一个更大的绿地公园?让更多人享受绿地?政府相关部门和房地产开发商在这方面应该制定相关政策并有所贡献。”

  “欧陆风”建筑的识别性

  张海晨参与了多个在中国的地域上建造基于西方社会习俗和文化形成的建筑景观设计的项目。最近的项目正是为龙湖地产公司新的住宅项目勾勒园林风景。这处新住宅项目的设计灵感或者说是设计原型来自意大利的乡村小镇。在建设过程中,希望成为一位匠人的设计者,非常认真地了解意大利乡村建造的技艺和材料的锻造。“如果不熟悉意大利民间石材的运用和砌凿工艺,其实很难做出一个好的作品。设计师要对生活器皿的形式、颜色和制作工艺熟悉,要与当地工匠有很好的沟通。”

  积极探索中国风格的建筑师普遍被认为具有独立性和更强的设计能力。但是对于像张海晨这类建筑师会褒贬不一,其实建筑师的风格正是丰富和多样的。这其中有社会的原因,也有建筑师自身的原因。由于中国曾经的历史沿革,人们对于历史都有复杂的情绪,这种情绪结合意识形态的异化表现出对传统与西方社会同样的踌躇和好奇。对西方社会的完全渴望让很多富裕阶层在面对精神生活并不对等的文化环境时,将全盘西化看做一条可以展现自我价值的途径。经过多次文化变革,人们在意识形态上已经与过去的文化形态脱节。当人们逐渐富裕而寻找精神生活,并寻找可以定位社会角色的居所环境时,部分人会在房地产的引导中将美国的生活或者欧洲的居住环境置换到中国,并将其理解为美好生活的范本。于是,所谓的本土化生活变成一种仿佛生活在别处的讨论。但是在建筑师张海晨看来,这是历史必然经历的阶段。“这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历史发展必然经历一个过程,这个阶段也必然会过去。欧式建筑不是一个不好的现象,一个大国应该有大国的心胸,特别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应该鼓励混合文化的存在。”

  随着社会迅速的发展,地理和人文差异变得越来越细微,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足不出户就能感受到另一种生活体验,能够使人放松并获得新奇感,这也就是张海晨所说的商业原因,“这一阶段的选择一定是根据商业社会的行为而形成的。”此外,“美国文化的流行是国家经济达到一定高度后的结果,经济地位促成人们对美国流行文化的接受。在设计中如何与商业社会结合是设计师普遍探讨的问题,照抄没有任何意义,建筑背后的精神内容才能显示出设计师的水平。”

  我们通常说的地域性建筑,不仅指的是建筑空间和结构,也包括地域气候和环境。我们描述一座在海洋性气候地带的历史建筑时,也会谈到温和的季风吹拂建筑周边植物的弧度和那些细沙拂面的感受。但是这些在意大利经过漫长时间打磨的度假别墅被以最快的速度建造在中国的某些城市中,它们真实地存在,并在当地人的参与下慢慢融入中国的文化,这也给当下的文化带来了活力。正像张海晨的解释,“其实风格不是一个问题。作为一位设计师,应该有不同的胸怀,能容忍别人的文化存在于自己的文化中。人最本质的特征是具有开放性的。繁荣的社会都会允许文化和价值取向的多样性。”但它的负面作用同样值得警醒,因商业力量导致的对西方建筑形式的引入和照搬,会让自主创新和对原真性的追求变得稀缺和不受重视。而历史性建筑的原真价值反而在“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中凋敝,这也是“山寨建筑”兴盛的原因之一。但正面意义恰在于,这种在复制中成熟的建筑师的设计积累和标准件化的建筑设计,如同意大利式建筑一样,融汇为本土化设计新的文化生产构件。

  从设计者的言谈中可以发现,张海晨重视的是融合了系统性和人文性特征的复合概念。很多建筑师对风情建筑项目不抱好感。在张海晨眼中,这只是一种新的经济文化载体的呈现。挖掘建筑背后社会、经济和文化等更深层次的乐趣反而有助于建筑师更好地从事设计工作。

来源: 中华建筑报
分享 |

推荐图文

  • 胶囊旅馆也有设计美感/胶囊旅馆也有设计..
  • 张翼:建筑设计师的极地挑战/张翼:建筑设计师..
  • 建筑学家和教育家杨廷宝印象/建筑学家和教育家..
  • 技术是建筑设计的双刃剑吗/技术是建筑设计的..
  • 东方禅学的设计视野/东方禅学的设计视..
  • 贝聿铭贝聿铭 中西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