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帐号 密码 热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设计师手记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

建筑不应高高在上

谢英俊作品《后巷桃花源》

王澍作品《亦方亦圆》

     违章建筑大概是每个城市发展的衍生品,无章杂乱是它的标签,拆除取缔是它的宿命。除此之外,它会为建筑界留下些许具有建设性的记忆吗?

    上周日,台湾建筑师、学者阮庆岳做客“人文之声——何香凝美术馆学术讲座”,沿着他去年策划的“朗读违章”展览思路,介绍了王澍和谢英俊两位建筑师的实践观念,并提出自己基于民生现实考虑对于“违章建筑”的看法,启发听众思考建筑所涉及的一系列社会问题。

    寻找违建“隐藏的秩序”

    “台北几乎90%的建筑都存在违章的现象。”阮庆岳说,就在距离台北政治中心几百米的地段,触目所及的杂乱建筑让人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竟然来自一座国际化大都市。

    1990年代初,刚刚从美国芝加哥回到台北阮庆岳看到,台北的违章建筑蔚然成风,尤以楼顶加盖为甚,他内心充满了不安定感,认为这些建筑“破坏了一座大都市所应该具备的秩序感”。阮庆岳说,早年的美国生活经历让他习惯了秩序化的城市形态,“在我看起来台北简直是太见不得人的一个城市,我怎么会从这种城市出来?我又怎么会到这儿来?”带着不安和疑问,阮庆岳试图寻求答案。在这个过程中,他对于现代建筑的思维发生了演变。

    阮庆岳发现,日本建筑大师芦原义信有着和他相似的生活经历,芦原义信留学国外后回到东京时,也产生了相同的困惑。芦原义信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对此进行研究,他认为东、西方文化中的秩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亚洲社会以真实内在需求为其秩序准则,而非西方强调视觉的外在秩序控制,于是提出了“隐藏的秩序”一说。阮庆岳觉得这个说法为他解读台北建筑找到了方向。

    阮庆岳还邂逅了另一位对他深有启发的日本建筑师冢本由晴。阮庆岳说,冢本由晴和他太太从欧洲回到东京后失望至极——为什么东京布满了“无耻”的建筑物?这俨然不是他们在杂志上看到的光鲜亮丽的东京。抱着“存在即是合理”的心理,这对夫妇用了三年时间四处搜集记录“无耻的建筑”,试图用学习的态度从中一窥构建者的逻辑,包括用材、构图的方法以及建筑物与环境的关系。这些考察和思考成就了冢本由晴的著名代表作《东京制造》一书。

    策展“朗读违章”意在探讨

    去年,阮庆岳策划了“朗读违章”展览,试图检视违章与台北这座城市之间的关系,他邀请了知名建筑师王澍和谢英俊。

    阮庆岳没有选择“展厅”这样常规静态的展示场所,他看中了位于台北中华路附近的一处居民生活区,这片老旧住宅鳞次栉比的街区,本身就是一个违章建筑的集合体,关于违章的展览在此进行可谓“实至名归”。街区的后巷,呈现了大都市的生活阴暗面——狭窄、逼仄而压抑。谢英俊的作品《后巷桃花源》就搭建在后巷之中。他用钢管、平板、白帆布等简易材料,在两栋老住宅楼之间搭建了一个开放性的“公寓”,视觉效果有点接近楼房竣工后,还未来得及拆卸的脚手架。接下来,建筑师将桌椅板凳等家居用品置放在这个“公寓”空间内。

    阮庆岳说,当时居住楼中的一对老夫妇对此极力反对,从楼下突然伸到他们窗边的庞然大物,挑战了他们的接受能力。阮庆岳和他们沟通时意外发现,相对于这些仅短暂存在一个月的违章建筑,老夫妇对一棵正在生长中逐渐侵入住宅楼的老树更为耿耿于怀,老夫妇提出,如果主办方同意在展览结束后为他们砍去这棵老树,他们便不再抗议。阮庆岳说,类似的妥协条件还出现在另一户居民与展览方的沟通当中,居民为了维护自身的空间权益所做的反应也是该展览预期收到的效果之一,尽管反对甚至百般阻拦,违章建筑最终“以邪压正”,这个态度转变的过程也折射了一定的社会问题。

    在阮庆岳看来更为“有趣”的是,一些心有不悦的居民打电话投诉违章,依照政府的办事程序,接到市民投诉之后会安排人员进行确认,继而开出通知单限令一个月内自行拆除,否则超出期限将强制拆除。阮庆岳说,他一直“期待”通知单的到来,如此一来,展览的“违章性”便名正言顺了。“可是,也许有关部门将我们进行的活动视为艺术,因此没有采取任何制止行动,我原本想将通知单裱起来展出的计划也泡汤了。”阮庆岳说,展览在台湾引起不小的轰动,“‘朗读违章’并不能改变这个城市,举办这样一个展览,不是给违章正名,而是期望唤醒大家思考平日里熟视无睹的违章,探讨违章存在的原因和改造的意义,并且换一个角度来看,违章会不会有积极性的可能性?”

    体现民间智慧的建筑值得看重

  “在技术革新被一部分建筑界视为潮流的时代,王澍为展览带来的作品《亦方亦圆》,充分展示了他尊重传统、就地取材、简洁环保的建筑理念。”阮庆岳说,《亦方亦圆》不用一钉一铆,也没有采用“榫”这一建筑手法,全部用短木像杠杆一样搭接而成,灵巧聪明而富于智慧。早在2010年,王澍在参加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作品《衰变的穹顶》当中就采用了同样的设计思路。《衰变的穹顶》获得了那一届双年展的特别荣誉奖,两年后,王澍摘得建筑界的最高荣誉普利兹克奖。

    这绝不是偶然,阮庆岳说,王澍的智慧来自古代的中国民间,当时,一些上好的木料被宫廷征用了,留给民间的只有短小的木头,受限于交通的阻碍,匠人们只能委曲求全地将计就计。“让我感觉震撼的是无论在杭州还是在台北,违章建筑常常呈现为一片连绵嘈杂的群体,但仔细看,它们并非混乱的建造,而是有着直观可见的清晰做法,使用手边一切可以回收使用的材料,最轻的结构,最简单的工法。”在王澍看来,在违章建筑的内核里,贯穿了一条体现民间智慧的脉络。

    “王澍充分展现了由下而上操作的建筑,我觉得这是建筑界正要蔓延开来的议题。现代建筑过于紧密地与资本权力相连,从上而下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方式,这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建筑不应高高在上。”阮庆岳说,就像所有的动物天生都会盖房子一样,人类也具有这样的天性。可是步入现代社会之后,随着盖房子的材料和技法被控制垄断,人类自主盖房子的能力被剥夺了。

    阮庆岳认为,当房子只能通过购买获得的时候,购买者就成了丧失了一部分居住权的弱势者。“违章建筑并非现代建筑的答案,我们可以将它作为一个平台,反映了台湾公民社会在历史阶段中的发展,以及建筑与当地现实结合的案例,并以此叩敲、思索跟回忆现代建筑与城市的本质问题。”


    阮庆岳

    台湾元智大学副教授,艺术与设计系系主任。

    曾于2006年策展《乐园重返:台湾的微型城市》,代表台湾参展威尼斯建筑双年展;2011年于台北策展《朗读违章:王澍×谢英俊》;2012年于台北中山创意基地策展《人民的城市:谢英俊建筑展》等。
 

来源: 深圳特区报
分享 |

推荐图文

  • 罗哲文:营造学社最后一位古建专家/罗哲文:营造学社..
  • 自然中的书屋/自然中的书屋
  • 龚小刚:设计生存的条件/龚小刚:设计生存..
  • 建筑不应高高在上/建筑不应高高在上
  • 建筑学家和教育家杨廷宝印象/建筑学家和教育家..
  • “土木/营造”之“现代性”———“土木/营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