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帐号 密码 热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设计师手记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

建筑师朱锫:努维尔“一”笔书法 筑起中国意境

“当下的现实是,不是没有给中国建筑师机会,而是中国建筑师与国际大师的水平相比的确差些。”作为受邀提交中国国家美术馆新馆设计方案的少数几个中国建筑师之一,落选出局的朱锫语气里丝毫没有酸溜溜的味道。他认为,“我们的确没有别人做得好,中国建筑师还没有达到那个水准”。

法国设计师 “一”笔书法折射中国文化

“中国国家美术馆新馆的整个竞标流程是公开的、透明的,几乎世界范围内最活跃的中国建筑师都参与了这场重量级的竞赛。”朱锫说。据他所知,此次获邀提交方案的中国建筑师还有张永和、马岩松和朱小地等。他说,好方案不止一个,但只能选一个,此次优秀的设计师太多,包括盖瑞、扎哈、库哈斯这些建筑大师,最终中标的让·努维尔的方案很不错,让他为之折服。

朱锫说,目前努维尔方案还未对大众公开,据他所知,这个设计方案的中国元素不是表象的,不是运用一个老的中式建筑的表面元素,而是在传统建筑关系的处理上表现中国意境。法国建筑师捕捉到中国文化的感觉,而且设计得很到位,能让人对中国文化有某种感悟,这是他最钦佩的。同时,这座建筑本身又很当代,是一座面向未来的建筑。努维尔很准确地捕捉到了中国的艺术精神,看似很软,却有骨头,可谓以柔克刚、刚柔并济。努维尔把水墨与现代材料相结合,抽象诠释了中国水墨书法艺境,是其成功所在,他把书法中的“一”字做成建筑立在了那里。

巧合的是,在应邀参与中国国家美术馆新馆设计方案招标之前,朱锫做了“太庙美术馆”建筑设计项目,其中运用了书法中的三笔来实现创意。而此次,努维尔的方案运用的是书法中的一笔,两者可谓殊途同归。

谈到建筑设计里中国元素的表现形式,朱锫认为,通常人们想到中国元素,就是一种范式化、陈旧的印象,建筑师也总爱用非常具像的材料如红瓦去表现,这的确也是中国印象,但只能代表以前的中国设计传统。他无法接受以过于陈旧的元素来表达21世纪中国创意水平的设计。

朱锫说,中国的艺术精神不是那些老套的被滥用的传统元素,而是一直存在于各种文化进程中的核心理念。伦理和艺术是传统文化的两个车轮。中国一直以来没有西方所谓专门建房子的建筑师,没有专为画画而生的画家,因为中国人画画更多的是为了陶冶性情,练书法、练古琴也大多是为了修身养性,所以中国的艺术精神与西方理念基础是不一样的。西方把专业化、职业化看得很重,但中国没有纯粹的职业艺术家,中国艺术精神不是具像的。

他认为,努维尔的设计具有前瞻性、艺术性,与时代相关,呈现的中国元素不流于表象皮毛,也没有为讨好某个群体的兴趣而刻意用灰砖灰土墙之类突出中国元素的材料,从而走向另一种令人欣喜的方向。

中国国家美术馆不只是中国的

听到一些人说,中国建筑师应该做自己国家的地标建筑,朱锫说他很感动,但是中标者的方案的确让他信服。他说,“站在一个更开放的角度看,我们希望有机会做国家级、国际级的大项目,但是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中国建筑师失去这一次机会很正常。”他说,招标方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的热情让他感动,他感受到范迪安对优秀建筑师的渴望之情,因为此次受邀请的建筑师必须有前期作品证明自己的专业实力,获得参选资质,而不是靠关系、背景就能参与。

朱锫认为,文化应该是世界共享的,中国国家美术馆也不能只是中国的,而应该是世界的。他说,做美术馆要求有革命性的变化,在做中国国家美术馆设计方案时,他试图解释美术馆是什么,未来的美术馆是什么,它必须是公共的、多元的。他的设计方案里,美术馆几乎悬于空中,在地表与美术馆之间留下一个特大的空间,从下面的平台延伸出一条路,营造出从云中走进美术馆的感觉。他表示,自己的作品有些优点,但还没达到中国国家美术馆的要求。他希望与古根海姆艺术基金会主席托马斯·克伦斯(Thomas Krens)合作的民生美术馆能带给人们惊喜。

来源: 晶报
分享 |

推荐图文

  • 不可承受的一路之重/不可承受的一路之..
  • 在中国,建筑师时常沦为画图匠/在中国,建筑师时..
  • 伦敦奥运会火炬设计师有故事的设计/伦敦奥运会火炬设..
  • 胶囊旅馆也有设计美感/胶囊旅馆也有设计..
  • 隈研吾:建筑师以失败换取成功/隈研吾:建筑师以..
  • 张翼:建筑设计师的极地挑战/张翼:建筑设计师..